柑橘

沉迷yoi

【维勇】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4)

“我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当胜生勇利睁开眼睛,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灰色窗帘照在他的脸上,脑中第一句回荡的话就是他的富豪邻居昨天对他尴尬的自我介绍。

  “真是太无礼了。”勇利干脆将头紧紧埋在被子里。

      这个男人,不是自己想象发福又傲慢的中年男人,或者是说,当他穿着定制的深蓝西装,微笑着靠近自己时,勇利只感到头晕目眩。可他礼貌地与自己交谈,毫不生涩地叫他“勇利”,甚至邀请他一起共舞时,勇利只感觉全身都是轻飘飘的,仿佛自己是从天降临的天使翅上的羽毛,飘飘悠悠地在空中旋转。

    对了,跳舞。勇利依稀记得昨晚热烈的舞曲以及维克托优雅而敏捷的舞步,当他看见男人蓝色眼眸中倒映的自己,他变得无比兴奋起来,像是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但还好,昨天没有喝太多酒,不然又会显露出自己九州汉子的本性,想必也会让尼基福罗夫先生很尴尬。
   
    记得很久之前,勇利也放肆地醉过一回,当他还在牛津的时候。那时他的贵宾爱犬去世,自己在晚宴上不知不觉就喝空了好几个酒瓶。之后的事情他就再也记不得了,喝断片这种事情胜生勇利大概是整个牛津最擅长的人了。第二天他醒来时只记得自己全身只剩下短裤和脖子上的领带光溜溜地躺在寝室床上,也获得了好友批集的逗趣和整个学院女生的窃窃私语。当然,胜生·腼腆汉子·勇利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相信喝嗨了和克里斯学长一起跳钢管舞是自己做得出来的事情。最糟糕的事情是自己扯着陌生人一起跳舞。勇利现在还能回想起来批集绘声绘色的描绘以及那眉飞色舞的神情。

   勇利的头在被子里窝的更低了。

   

   事情真正的开头,应该是从勇利受邀参观远房表妹米拉的新家开始的。

    在西卵村的对面,隔着一湾蓝色的海水,阳光照射在如宫殿般宏伟的白色建筑上,水中干净的倒影也熠熠生辉。勇利坐在有些颠簸的黄色轿车上,望着不远处的倒影发呆。与自己的想象无误,米拉的家族在俄罗斯也算得上有名,从小锦衣玉食中的生活足以让她远离生活的斗争。尤其是在嫁给著名运动健将让·雅克·勒鲁瓦之后。在穷人之上,米拉永远高傲地活着。

    这几年来,米拉与JJ在许多地方流转,无非都是与有钱人在打交道。不久前来到美国,大约是想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勇利的母亲家中有加入米拉一族的女性,但是说到底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但是在离开家乡的那几年里,勇利与米拉也是非常熟识的关系。

    勇利还在想米拉的事情,车子突然停下,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催促到:“先生,到了。”眼前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勇利接着踏入整齐的草地中。广阔的高尔夫球场上,JJ在不远处用力挥棒。阳光晒在他小麦色的皮肤上,结实的肌肉将他蓝色的上衣撑的饱满。看到勇利之后,他兴奋地挥起手来。“嘿!勇利!”勇利一边回应,一边提防着JJ厚实有力的巴掌猛的拍在自己背上的问好方式。

  “你可算是来了,米拉一直都在念叨着你。”JJ一边接过侍者递来的毛巾,擦试着额头上的汗水。

  “这几年我也很想念你们。”勇利笑道。

  “还在画画吗,大画家?”

   “不,我的画太烂了。现在在华尔街做一些证券生意。

    随后JJ问了与勇利做生意的那些人,表示自己从未听过他们的名字。也许是勇利的好脾气,也许是对这个粗鲁又热诚男人的了解,勇利并未感到冒犯。

    勇利跟着JJ踏上了大理石的台阶,走入明亮宽敞的大厅,路过了亮丽的玫红色房间。“这个地方怎么样?据说这以前是石油大王的住处。”勇利没有回答,房间内弥漫的香气让他想起了那晚吻别花淡金色的气息。
    
     当快要走到别墅尽头时,他们走到了一个四面玻璃窗通风的房间。雪白的墙壁明亮干净,打开的窗户透进亮光,风吹起轻薄的白色窗帘,像精灵的翅膀在空中旋转。同样一身白色的两个女人正以一种奇怪而安详的姿势倒在柔软的沙发上。“我快长在沙发上了。”米拉慵懒的声音有些沙哑,一旁的萨拉也跟着点了点头。

    米拉似乎是听到了声响,慢慢地从沙发上支起来身子,半趴在沙发上。她穿着丝绸质地的肩带白裙,一头玫瑰色的红发短短的,堪堪垂在耳边,冰蓝色的眼睛有些涣散,再慢慢聚焦,当她看到勇利时,眼中焕发出兴奋的光芒。JJ正忙着把玻璃窗尽数关上,勇利也向沙发边走去。米拉拉住勇利的手,用婉转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道:“勇利,我现在幸福的,快要融化了~~~”勇利记得米拉说,他喜欢贴近别人说话是想拉近自己与别人的距离。可当她走近你时,你会相信你才是她在这世上最想见的人。

“勇利,你有想我吗?”米拉迫不及待的问。

“当然,都快想疯了。”   勇利微微笑着,棕红色的眼睛愈加清澈。
     

TBC.

本章过渡章,大家有没有被我这毫无逻辑的设定吓到(奄奄一息)。还有我对JJ选手真的没有恶意😭他是一个粗鲁但是热情的男人哈。。。
相信我,其他人也会安好*^_^*
下一章老维出现,开启狂撩模式。
感谢各位天使,期待评论与小红心❤❤❤

下一章高雷,OOC 与Bug 齐飞,各种人物穿插。谁能告诉我如何巧妙地设计日本人与俄罗斯人还有加拿大、捷克人都在美国纽约的情节T^T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配乐,是一首非常令人动心的歌曲,后面的章节也会引用,希望不刀吧。╭(╯ε╰)╮

我的lofter抽风了,好不容易发次文,格式还来为难我

【维勇】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3)


   
       那就戴上金帽子,如果可以打动他;
      倘若你能跳得更高,也请为他跳起来;
      直到他大声地喊:“亲爱的爱人,戴着金帽子,
      跳得高高的爱人,我一定要拥有你。”

      
     勇利并不懂得,或许是说从未真切体会过,怦然心动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只是当他对上那一双蓝色眼睛,便感到那其中有一股漩涡,将他卷入海底。

      眼睛的主人却毫不吝惜眼中的汪洋,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可爱的黑发男孩,正出神地望着自己,还有那一双发亮的棕红色的双眼中那抹蓝。维克托笑着把勇利肩头沾上的金粉擦去。

  “实在抱歉,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是住在隔壁的胜生勇利!”勇利才反应过来刚才无理的行为,红胀着脸立即来了个90°鞠躬。这把维克托给逗笑了,眼前这个亚裔青年似乎格外羞涩,脸上一片绯红。“勇利,是我的不对,作为主人反而没有尽到宾客之宜。”

    是错觉吧,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当自己的名字从那人嘴里说出时,却意外地熟悉自然。亲昵的语气,仿佛是情人之间的呢喃。

 “不,这里的一切都好极了。”勇利四处看了眼热闹的派对。“先生,我与你在牛津见过?”这样亮眼的人,自己绝对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维克托愣了一会“是的,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我大概对你留下了印象。还有我看过你的画,虽然有些青涩但是非常棒!”勇利看着男人的心形嘴唇,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

      不远处的烟花终于在天空消失殆尽,男男女女们也都相继散开,乐队的声音又重新响起。“勇利,来跳舞吧。”维克托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眼睛发亮地对勇利说。

   “可是,先生……”勇利刚想拒绝,男人蔚蓝的眼睛闪烁着孩童一般的光泽,仿佛是一个魔咒硬生生地强迫胜生勇利将拒绝的话语吞回肚子里。好吧,一定是酒精的效果,勇利在握住维克托的手时无奈的这样想。

      音乐的开头是较为舒缓的琴声,维克托握住勇利的右手,熟练而又舒缓地变换着步伐,勇利也试着跟上他的节奏。维克托的手修长而温暖,骨节分明没有任何装饰。勇利索性扶住他的肩膀,随着音乐跳着,维克托轻笑一声。音乐节奏逐渐快了起来,身边结伴作舞的男女笑着,或扭动腰肢,或揽住手臂。而勇利和维克托,却都默契地没有选择传统的男女伴舞,只是一边跳着男步,一边配合对方,动作意外地流畅。勇利不禁怀这仿
佛是早已演练过的场景。
     
      气氛渐渐火热起来,欢快明朗的乐曲,以及开怀的笑声,酒杯碰撞的声音,都让人兴奋。二人默契的舞步也吸引了不少目光,维克托仿佛毫不在意,只是更加专注于肢体的动作,并用那双溢满笑意的眼睛将黑发男孩魅力的样子细细的描绘在眼底。之前喝下的两杯杜松子酒,足以让腼腆的日本人放开,将他蕴藏的魅力一一绽放。勇利感觉有些热,便在下一个动作之前将脖子上的领带顺手扯了下来,露出白皙的后颈和锁骨。勇利恍惚之间听到了周围女孩激动的议论与惊叫。

       舞曲最后的高潮,在一片笑声与掌声之间戛然止。两人停下以后,发现对方脸上都留下了一片绯红与一层薄汗。“勇利,你可真是能不断地给我惊喜。”维克托笑着说。

       旁边一身黑色的管家不合时宜地出现了,有些迫不及待地在维克托耳边说到;“先生,芝加哥的来电。”维克托立即收敛了笑脸,好看的眉头皱着。“勇利,不好意思失陪了,希望你今晚玩得开心。”勇利还未从热舞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却又被突然点醒一般。“当然,谢谢你维克托先生。”

  “叫我维克托,勇利,下次我会请你一起用餐的。”

   “维克托。”勇利对着男人逐渐远去的背影轻轻地说到。

  TBC.

       对不起,让各位小天使等了那么久,前段时间特别忙又花了挺长时间来改这篇文章,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天使,这两个星期回多更点的!!!

   
     

      

      

        

          

         

        
    

【维勇】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

富豪维×邻居勇

    那就戴上金帽子,如果可以打动他;
    倘若你能跳的更高,也请为他跳起来;
    知道他大声的喊:“亲爱的爱人,戴着金帽子,跳得高高的爱人,我一定要拥有你。”
                                 ——《了不起的盖茨比》

   
       1.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水滴从树上落下来,碎石路上的水湾已被蓄满了。胜生勇利小方巾把额头上的汗珠擦了擦,闷热的空气给房子里的玻璃窗都附上了半透明的纱。
    
      这天气真是见鬼了,勇利记得好像是哪家报纸上说过,雨会在下午两点钟停。事实上,刚离开那个宜人临海的家乡还让勇利不太适应,毕竟这里是美国。自从前些年来从牛津毕业以后,勇利就决定在美国开始以后的生活了。

     勇利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有些想念长谷津了,想念空中闪闪发光的黑色海鸥,想念来自大海温暖而湿润的空气。

     胜生勇利所住的房子坐落在北美最不可思议的小镇上。这纯属偶然,小镇位于纽约正东那个狭长,毫无规律可循的小岛上。这里除了千奇百怪的自然景观之外,还有两个形状怪异的半岛,他们距离城市20英里,状如一对巨大的鸡蛋。

     勇利住在西卵村,是两个半岛中比较不时髦的一个。但他的房子在蛋形的顶端,距离海峡只有50码,夹在每个季度租金12000到15000美元的两处豪宅中间。无论勇利从哪种角度来看。右边那幢豪宅都是一座宏伟壮观的建筑。酷似诺曼底某个市政府。勇利透过窗子就可以看到豪宅一边矗立着的一座塔楼。在常春藤稀稀疏疏的掩映下显得猝然如新。

     胜生勇利记得,这是一位姓尼基福罗夫的绅士的宅邸。

     五月的末尾,美国的仲夏马上就要开始了,属于胜生勇利的不可思议的夏天,马上就要开始了。



        2.
    
     周六晚上,胜生勇利穿着一身白色法兰绒的西装,穿过邻居家整齐的草坪。昨天下午,勇利收到了一封来自邻居尼基福罗夫先生郑重其事的邀请函,邀请他来参加这个夏日的聚会。
    
     草坪后的车道上,私家汽车被当做公共汽车一样使用,衣着鲜艳的男男女女争相从上面跳下来。随着人群的涌动,大堂前几个仆人恭敬的站在两边。勇利这才发现自己口袋里那张邀请函毫无用处,人们普通约定俗成一般涌入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房子。

    大理石的地板上一双双银色的高跟鞋哒哒作响,巨大的鲜花束被仆人扛着在人群中走动。穿过大堂是巨大的花园和游泳池。驻唱歌手和伴舞在搭成的舞台上,台下人群合着音乐舞动。侍者端着加了冰块的薄荷酒在人群中走动,长长的白色餐桌上摆满了腌制的火腿和新鲜的水果。勇利在人群中瞧见了当红的舞蹈演员,有些肥胖的警察局局长和浓妆艳抹的电影明星。

    在人群中推挤让勇利有点不适,于是试着要了一杯酒,走到吻别花的树下。勇利今天把额前的刘海梳到了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亚洲人略显单薄的骨架却十分修长,贴身的礼服挺拔的穿好,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酒精总是能让人快速的适应环境,两杯杜松子酒下肚后,他粽蜜色的眼睛也有了些朦胧的意味。

   “嘿,看我抓到了什么!”两只修长的手臂搭在勇利肩上,勇利回头,发现对方穿着淡紫色的短裙,露出大片光滑的肌肤,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
 
   “萨拉,别闹了。”这个热情的棒球运动员大概是自己来到美国第一个遇到的熟人。

    “勇利,有整整1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你了。”说着萨拉揽住勇利的手臂,牵着她往不远处的吧台走去。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是住在这附近吗?我可记得你不喜欢参加什么派对。”萨拉眨着深灰的眼睛。

    “哦,是的,我就住在这隔壁。”

    “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相邻?你去拜访过他吗?”萨拉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还没有,我根本不了解他。”勇利笑着说到。

    “他可是个来自俄罗斯的富家子弟,似乎还与什么皇室是亲戚。”坐在吧台上的女孩穿着黄色的礼服,小声地说到。

    “据说,他还杀过一个人。”身边另一个长相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孩故意压低声音,立马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惊呼。

    “是吗,我可从来不知道。”萨拉像勇利眨了眨双眼。勇利会意,接过侍者手中的香槟。“谢谢。”日本人礼貌地回答。

    “不用谢。”低沉的声音就贴在耳边,由于挨得太近,温热的气息都喷在勇利的耳朵上。

    “萨拉!”远处萨拉的哥哥又在焦急地呼唤。

    “再见勇利,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萨拉笑着跑开了。

     勇利轻轻地一笑,身后的人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俯下身来在他耳边低语::“请问你是牛津大学的校友吗?”

     不远处的旷地上似乎在放烟花。相拥的男女都被吸引过去,勇利的视线也被吸引了。“没错。”
   
     男人轻笑,“我正好在哪里待了五个月。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ols sport?”

    “轰隆——”,紫色的烟火在夜空中绽开,人群之中发出了惊叹。

     勇利意外地从这充满磁性的声音中感到了亲切。“是的,事实上我还没有见过这家的主人尼基福罗夫先生。”勇利一眼瞥见了男人海蓝的眼睛和眼角的笑意。

    男人愣了一会儿,转而笑着,身后的烟花转而成为深蓝与粉红交错,喷射到最高处才绽出火光,将他深蓝的礼服映出鲜艳的光泽。空气中满是香水和柠檬的清香,仿佛还有鲜艳的丝巾漂浮在空中。闪闪发亮的金粉有些沾到了他银灰色的发丝上,争气分明的发线却显得柔软。他的眼睛,大概是来自西伯利亚的深海,被银灰的睫毛覆盖着。高挺的鼻梁将欧洲人的轮廓雕成了完美的塑像,淡粉色的嘴唇笑起来像是爱心的形状。勇利似乎是沉进了他眼中的深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TBC

    这里是第一章和第二章,从这里似乎就可以感觉到老毛子深深的套路了。😏😏😏
    勇利:我原本以为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邻居。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留下评论和红心❤❤❤

 
  

   

   
   

 

   
    

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



——于是我想起三个月前,我第一次来到这幢豪宅的那个晚上。当时他的草坪和车道上挤满了人,个个都在揣测他的劣迹和罪行——而他站在台阶上,向他们挥手告别,心中隐藏着永不磨灭的梦想。
                                                  ——《了不起的盖茨比》

    五月的末尾,标志着美国的仲夏马上就要到来,对于勇利来说,也是这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开始。

    两杯杜松子酒下肚之后,他棕蜜色的眼睛已经有了些朦胧的意味。

   
     空气中满是香水和柠檬的清香,仿佛还有鲜艳的丝巾在空中飘舞。闪闪发亮的金粉有些粘到了他银灰色的头发上。整齐分明的发线却显得柔软。

    勇利似乎是沉进了他眼中的深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还爱我吗?”米拉凝视着勇利的眼睛,她沙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勇利静静地坐着,只看着窗外忽闪而过的夜灯,灯光像是把色彩都倾倒在他白净的脸上。

      维克托就这样现在哪里,低着头看着脚边雨后泥泞的土地。久而才抬起头来,眼里是被蒙上雾气的海面,“勇利”他缓缓地说到。“告诉我,你爱我。”


TBC

     先来悄咪咪地放个预告,大概是《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故事梗,大概是个长篇,周末更新2~3章。

     作为邻居与朋友的勇利不是一个旁观者,在这个仲夏,与富豪邻居维克托相遇相知。勇利不了解的是,纸醉金迷之中,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先生那永不磨灭的梦想。

     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留下评论和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