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橘

沉迷yoi

【维勇】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

富豪维×邻居勇

    那就戴上金帽子,如果可以打动他;
    倘若你能跳的更高,也请为他跳起来;
    知道他大声的喊:“亲爱的爱人,戴着金帽子,跳得高高的爱人,我一定要拥有你。”
                                 ——《了不起的盖茨比》

   
       1.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水滴从树上落下来,碎石路上的水湾已被蓄满了。胜生勇利小方巾把额头上的汗珠擦了擦,闷热的空气给房子里的玻璃窗都附上了半透明的纱。
    
      这天气真是见鬼了,勇利记得好像是哪家报纸上说过,雨会在下午两点钟停。事实上,刚离开那个宜人临海的家乡还让勇利不太适应,毕竟这里是美国。自从前些年来从牛津毕业以后,勇利就决定在美国开始以后的生活了。

     勇利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有些想念长谷津了,想念空中闪闪发光的黑色海鸥,想念来自大海温暖而湿润的空气。

     胜生勇利所住的房子坐落在北美最不可思议的小镇上。这纯属偶然,小镇位于纽约正东那个狭长,毫无规律可循的小岛上。这里除了千奇百怪的自然景观之外,还有两个形状怪异的半岛,他们距离城市20英里,状如一对巨大的鸡蛋。

     勇利住在西卵村,是两个半岛中比较不时髦的一个。但他的房子在蛋形的顶端,距离海峡只有50码,夹在每个季度租金12000到15000美元的两处豪宅中间。无论勇利从哪种角度来看。右边那幢豪宅都是一座宏伟壮观的建筑。酷似诺曼底某个市政府。勇利透过窗子就可以看到豪宅一边矗立着的一座塔楼。在常春藤稀稀疏疏的掩映下显得猝然如新。

     胜生勇利记得,这是一位姓尼基福罗夫的绅士的宅邸。

     五月的末尾,美国的仲夏马上就要开始了,属于胜生勇利的不可思议的夏天,马上就要开始了。



        2.
    
     周六晚上,胜生勇利穿着一身白色法兰绒的西装,穿过邻居家整齐的草坪。昨天下午,勇利收到了一封来自邻居尼基福罗夫先生郑重其事的邀请函,邀请他来参加这个夏日的聚会。
    
     草坪后的车道上,私家汽车被当做公共汽车一样使用,衣着鲜艳的男男女女争相从上面跳下来。随着人群的涌动,大堂前几个仆人恭敬的站在两边。勇利这才发现自己口袋里那张邀请函毫无用处,人们普通约定俗成一般涌入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房子。

    大理石的地板上一双双银色的高跟鞋哒哒作响,巨大的鲜花束被仆人扛着在人群中走动。穿过大堂是巨大的花园和游泳池。驻唱歌手和伴舞在搭成的舞台上,台下人群合着音乐舞动。侍者端着加了冰块的薄荷酒在人群中走动,长长的白色餐桌上摆满了腌制的火腿和新鲜的水果。勇利在人群中瞧见了当红的舞蹈演员,有些肥胖的警察局局长和浓妆艳抹的电影明星。

    在人群中推挤让勇利有点不适,于是试着要了一杯酒,走到吻别花的树下。勇利今天把额前的刘海梳到了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亚洲人略显单薄的骨架却十分修长,贴身的礼服挺拔的穿好,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酒精总是能让人快速的适应环境,两杯杜松子酒下肚后,他粽蜜色的眼睛也有了些朦胧的意味。

   “嘿,看我抓到了什么!”两只修长的手臂搭在勇利肩上,勇利回头,发现对方穿着淡紫色的短裙,露出大片光滑的肌肤,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
 
   “萨拉,别闹了。”这个热情的棒球运动员大概是自己来到美国第一个遇到的熟人。

    “勇利,有整整1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你了。”说着萨拉揽住勇利的手臂,牵着她往不远处的吧台走去。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是住在这附近吗?我可记得你不喜欢参加什么派对。”萨拉眨着深灰的眼睛。

    “哦,是的,我就住在这隔壁。”

    “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相邻?你去拜访过他吗?”萨拉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还没有,我根本不了解他。”勇利笑着说到。

    “他可是个来自俄罗斯的富家子弟,似乎还与什么皇室是亲戚。”坐在吧台上的女孩穿着黄色的礼服,小声地说到。

    “据说,他还杀过一个人。”身边另一个长相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孩故意压低声音,立马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惊呼。

    “是吗,我可从来不知道。”萨拉像勇利眨了眨双眼。勇利会意,接过侍者手中的香槟。“谢谢。”日本人礼貌地回答。

    “不用谢。”低沉的声音就贴在耳边,由于挨得太近,温热的气息都喷在勇利的耳朵上。

    “萨拉!”远处萨拉的哥哥又在焦急地呼唤。

    “再见勇利,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萨拉笑着跑开了。

     勇利轻轻地一笑,身后的人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俯下身来在他耳边低语::“请问你是牛津大学的校友吗?”

     不远处的旷地上似乎在放烟花。相拥的男女都被吸引过去,勇利的视线也被吸引了。“没错。”
   
     男人轻笑,“我正好在哪里待了五个月。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ols sport?”

    “轰隆——”,紫色的烟火在夜空中绽开,人群之中发出了惊叹。

     勇利意外地从这充满磁性的声音中感到了亲切。“是的,事实上我还没有见过这家的主人尼基福罗夫先生。”勇利一眼瞥见了男人海蓝的眼睛和眼角的笑意。

    男人愣了一会儿,转而笑着,身后的烟花转而成为深蓝与粉红交错,喷射到最高处才绽出火光,将他深蓝的礼服映出鲜艳的光泽。空气中满是香水和柠檬的清香,仿佛还有鲜艳的丝巾漂浮在空中。闪闪发亮的金粉有些沾到了他银灰色的发丝上,争气分明的发线却显得柔软。他的眼睛,大概是来自西伯利亚的深海,被银灰的睫毛覆盖着。高挺的鼻梁将欧洲人的轮廓雕成了完美的塑像,淡粉色的嘴唇笑起来像是爱心的形状。勇利似乎是沉进了他眼中的深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TBC

    这里是第一章和第二章,从这里似乎就可以感觉到老毛子深深的套路了。😏😏😏
    勇利:我原本以为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邻居。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留下评论和红心❤❤❤

 
  

   

   
   

 

   
    

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



——于是我想起三个月前,我第一次来到这幢豪宅的那个晚上。当时他的草坪和车道上挤满了人,个个都在揣测他的劣迹和罪行——而他站在台阶上,向他们挥手告别,心中隐藏着永不磨灭的梦想。
                                                  ——《了不起的盖茨比》

    五月的末尾,标志着美国的仲夏马上就要到来,对于勇利来说,也是这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开始。

    两杯杜松子酒下肚之后,他棕蜜色的眼睛已经有了些朦胧的意味。

   
     空气中满是香水和柠檬的清香,仿佛还有鲜艳的丝巾在空中飘舞。闪闪发亮的金粉有些粘到了他银灰色的头发上。整齐分明的发线却显得柔软。

    勇利似乎是沉进了他眼中的深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还爱我吗?”米拉凝视着勇利的眼睛,她沙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勇利静静地坐着,只看着窗外忽闪而过的夜灯,灯光像是把色彩都倾倒在他白净的脸上。

      维克托就这样现在哪里,低着头看着脚边雨后泥泞的土地。久而才抬起头来,眼里是被蒙上雾气的海面,“勇利”他缓缓地说到。“告诉我,你爱我。”


TBC

     先来悄咪咪地放个预告,大概是《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故事梗,大概是个长篇,周末更新2~3章。

     作为邻居与朋友的勇利不是一个旁观者,在这个仲夏,与富豪邻居维克托相遇相知。勇利不了解的是,纸醉金迷之中,了不起的尼基福罗夫先生那永不磨灭的梦想。

     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留下评论和红心❤❤❤